|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未完成

        保卫实体书店,一场关乎精神世界的自救

        2020-03-20 17:07 | 作者: 连然,万建民

        image.png

        实体书店的经营早就陷在泥淖中,疫情只不过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书店的未来在哪里?

        文丨《中国182tv午夜福利家》记者 连然

        编辑丨万建民

        摄影丨史小兵

        3月过半,北京的最高气温已经升至20度左右,空气里充满了春的气息。

        朝阳大悦城5层的单向空间里,稀稀落落坐着几个读书人,面前都摆了杯饮品,有人对着屏幕敲键盘,有人捧着书发呆,也有人在过道里翻翻书。

        8层的上海三联书店,宽敞了许多,人却更少一些,座位上零散坐着几个人,而在之前,这里通常是坐满了人的。文创产品区也人迹寥寥。

        疫情还未结束,这样的状况恐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但这些实体书店已经在危险的边缘挣扎了很久。

        胡同是布衣书局的创办人。布衣书局就是胡同生活的全部,从睁眼到睡下,甚至个别时候在梦里,都是它。布衣书局像是他的孩子,也很巧,布衣书局跟他儿子同龄,但他在儿子身上所花的时间精力不及在书局的十分之一。

        现在,胡同大多数情况下就在家办公——在自己的微信群里搞拍卖,回收一些现金。布衣书局在南锣鼓巷的店中店,4月底就要到期,之后落脚何处,尚未觅得,他在公众号上“求”读者帮忙提供线索和方向。

        发出求救信号的还有单向空间,这家店在2月24日发出的那封《走出孤岛 保卫书店丨坚持了15年的单向求众筹续命》求助信引起了不少关注,“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预计书店2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80%之多。”

        更多的书店被迫歇业。不少书店负责人告诉《中国182tv午夜福利家》,他们早就陷在泥淖中,疫情只不过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城市的“精神后花园”,实体书店一定程度上承载着人们的精神世界,也不乏一些书店成为城市知名的文化地标,但其尴尬的生存状况,在这次疫情下被放大,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活着是第一位的

        胡同初三就回到了北京,但并没有太多事情可做。

        因为房东不是国有182tv午夜福利,他至今也没听说有减免房租的消息。北京市的政策,是提前进行2020年的实体书店帮扶评审,他们做了申报,正在等待审核的结果。

        有关部门帮实体书店沟通了抖音、美团等线上渠道,开通便捷通道给予入驻和流量扶持。布衣书局在抖音的曝光量上尝到了一点甜头,不过还没能直接变现。

        说到变现,其实胡同是属于不会做生意的那种生意人。18年里面,他没有过多考虑商业本身的规律,所以造成了现在的境况:大库存+没现金。

        布衣书局是北京上千家书店中很小的一家,但因为特色鲜明,以古旧书为主业,在闲置旧书的流转上为很多学者和书友解决了不少难题,小有名气。经过此次疫情,胡同决定改变大库存大面积的思路,加快周转速度,往“小而精”的方向努力,往垂直领域继续深入,提高服务品质。

        近期,布衣书局线上的工作恢复了七成。随着疫情持续平稳往好的方向转变,布衣书局需要的就是等待,不会有最坏的情况出现。胡同打算就跟着北京的政策和要求走,争取在有限的时间里多卖几本书,毕竟,现阶段,活着是第一位的。

        现在,书局的第一成本是人力,第二是房租,然后才是网站等其他运营所需要的成本。布衣书局是个小书局,加上胡同总共也就12人,即便这样,书局每个月成本也有将近20万元,胡同说,“春节前计划好的,2、3月份的还款计划全部搁浅”。

        image.png

        单向空间通过求救发起众筹,旗下杂志书《单读》主编吴琦说,“(众筹)这两个字其实不是很准确,用户购买的实际上是超过实际金额的储值卡,线上线下都可以用,我们没想过要通过这个活动赚多少钱,只是希望通过它为182tv带来一个持续稳定的现金流”。

        南京先锋书店的自救方式包括线上储值卡的销售、线上直播售书还有储值送游学的活动。在胡同看来,其实这些都一样,都是卖储值卡,提前预付了消费的钱。所不同的是,先锋书店独辟蹊径,增加了一个游学的项目。这其实也说明,顾客在实体书店购买的不仅仅是书,还有服务。

        和上述几家书店不同,钟书阁很快决定重点发展网上业务,之前这类业务只占到整体收入的一成左右,现在则是八成。

        钟书阁是上海钟书实业有限182tv旗下(以下简称钟书)的实体连锁书店。在上海,钟书开设有9家钟书阁、6家钟书书店,上海以外,11个省份开设有15家钟书阁。

        春节期间,钟书阁只有上海芮欧百货店在营业,人流量日均几十个,营业额一天只有几百元。要知道芮欧百货所在的路段寸土寸金——紧邻静安寺地铁站,过一条街就是上海展览中心,周围多是商场、写字楼、星级酒店。平时这家钟书阁每天人流量约在2000人次,春节期间可能会增加到3000人次以上,销售额也会比平时翻十多倍。

        今年春节钟书阁只有3家店营业,销售额不足10万元,去年同期13家店销售额500万元。“保守估计销售额损失会超过500万元”,钟书总经理王目说,资金周转方面已经有点问题,他们在跟上游供应商协商延长账期,一些供应商并不愿意。租金方面,一些物业方给出了减免,另一些还在沟通中。人员薪资也是大头,不过,王目说,钟书阁在不裁员、不关门店的情况下,支撑三个月没有问题。

        尴尬!看完书店直播,去电商下单

        2月4日,钟书阁在“钟书图书音像专营店”天猫店铺做了第一场直播,让主播带着顾客“云逛书店”,到结束时的收看人数有8769人,评论约1万条,不过销售数据并不理想,王目把原因归结为准备不充分。

        接着,钟书阁连续做了几场直播,又在2月13日策划了一场线上新书首发,把《张文宏教授支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的编辑请到淘宝直播间,介绍抗疫时期的身心防护。这次直播,卖出了500余册。王目总结,如果主播对书本身有独到的理解与认知、有感悟,直播的效果会更好。

        但他始终觉得,线上卖书只是权宜之计,无法取代实体书店的体验。实体书店的读书会、分享会、签售……这些现场体验感是实体书店的独特之处,在书店选书、买书都有点仪式感在。

        不过,在他的了解中,不管是出于无奈还是寻求创新,实体书店都在积极转战线上。钟书也在扩大网上业务,比如跟喜马拉雅等平台合作做有声读物。

        单向空间也做了直播。3月9日,单向空间联合淘宝直播、网红主播薇娅共同发起了一场“保卫独立书店”直播。单向空间、南京先锋书店、杭州晓风书屋、重庆精典书店、广州1200bookshop、海盐乌托邦书店等6家独立书店参与,各家准备了包含各自精心选书、限定文创产品的书店盲袋。

        在这场连线直播里,各家书店的负责人表达了各自的担忧:

        南京先锋书店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关店一个多月的先例,创始人钱小华担心,当人们习惯了网上消费,未来实体书店的客流会更少。

        杭州晓风书屋复工后的第一天,店里只有15位客人,创始人朱钰芳预计,未来两个月读者都会很少到书店,直播是她“豁出去”的尝试,她想通过直播让更多人认识到书屋,但对于直播的真正销售转换,她还在摸索,就连这次直播中的盲袋,都是亏本做的。

        重庆精典书店尽管加大了线上微商城销售,也在读书群里销售新书,但对比网店的低价,效果一般,创始人杨一感慨,“独立书店往线上转型非常困难,还是要把空间体验感做好”。

        24小时不打烊书店1200bookshop面临着六年来最艰难的时期,创始人刘二囍说“危机感受之强烈前所未有”;海盐乌托邦书店已发布结业通告,在2月底的《乌托邦书店结业通告》里,创始人童兴家用“实在无力前行”来形容此次疫情对书店的影响。

        这场直播有14.5万人观看,在直播间里,有弹幕说许知远做直播是知识分子对流量的低头,许知远显然不服气,反问“为什么不是流量向知识分子靠拢”呢?所有的时代都需要新的载体,应该尊重传统,保持开放,但无论何时,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是不会被替代的。

        许知远直播后的第二天,吴琦也在淘宝做了一场直播。除了六本书,这次的直播里还有手账、背包、杯子等衍生品类,其中有单向空间的原创,也有其他品牌的联名款。

        比起许知远的局促,吴琦看起来对直播这种模式更适应一点。在直播间里,他甚至开玩笑地说如果观看人数超过1万,他就模仿李佳琦。只是截至直播结束,左上方的观看人数始终未超过5000。

        不过店里的《致愤青》倒是卖到下架、《烈火》下架又补货,甚至还上了预售。在直播中,8折、限时优惠、全网最低价,这些在淘宝直播中的流行词,也频繁地出现。直播最后,吴琦在镜头前说,为了拯救单向空间、拯救实体书店,可能他们会做越来越多的直播。

        但直播似乎并不能解决问题。直播间的书价比起电商平台不占优势,电商平台常有大幅促销活动。观众在直播中看上好书,再去其他电商平台低价购书,这样的尴尬并不少见。

        未来在哪里?

        政府对实体书店的扶持并不少。

        从2018年开始,北京实体书店扶持资金增至5000万元。2019年,北京市239家实体书店获得年度扶持资金近1亿元。

        另一个数据是,2019年国内有500多家书店关闭。而在中小书店联盟“书萌”1月底发布的《疫情笼罩下的实体书店呼声——超千家实体书店问卷调查分析报告》显示:“超过99%的实体书店目前没有正常收入”,91.97%几乎没有收入;在“如果持续暂停营业,目前资金储备可以持续多久?”这一问题中,37.02%的书店表示只能支撑一个月,42.02%的书店表示能支撑三个月。

        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新闻出版局局长王野霏在3月1日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北京市将采取“组合拳”的方式加大扶持力度,政府补贴方面,市级财政资金支持实体书店力度超过去年,力争3月初第一批扶持资金发放到位,同时发放房租补贴、协调出版社延长账期等。

        image.png

        PageOne北京店总经理陈鹏相信,这一系列政策应该会在上半年落实到位,而这些其实已经能够抵消很大一大部分书店因为受到疫情影响而产生的损失。PageOne分别位于前门、北京坊和三里屯的三家门店所在物业,已经给出租金的优惠,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书店负担。

        陈鹏觉得,一家书店能否经受疫情冲击,还是跟自身的风控意识有关。如果平时现金流管控有危机意识,保证较好的流动性,抗风险能力自然不会差。图书182tv视频整体利润薄,但也享受了其他182tv视频没有的政策优惠。

        定位于中高端品牌,目标人群为中高端群体的PageOne,在疫情期间,尽管也一样没什么客流,不过并没有因为疫情打乱发展方向,按照计划,线上业务方面,微店之外,今年他们会开天猫店、京东店,并将依然以精选原版作为差异化卖点。

        因为一向有成本控制与风控意识,PageOne在成本控制方面没什么新增压力,陈鹏认为如果“疫情在4月中下旬结束”,现金流“完全没问题”。陈鹏说,现在员工状态都不错,“都希望能够卯足了劲儿,疫情一结束,赶紧往前冲”。

        对于实体书店的未来,胡同认为,实体书店未来的路是往文化交流的综合体方向去发展,绝不仅仅是个卖书的场所。单纯卖书,线上都有天然的优势,线下无法比拟,这是时代使然、技术使然。

        胡同认为,在实体店购书的顾客同时也在网上书店购买图书,并不矛盾。线上和线下在图书流通的环节中功能不尽相同,实体书店提供了更多的东西,大家其实是为了这些埋单,而不是单纯的阅读需求。

        的确,单纯卖书的书店越来越少,书店更多地成为复合空间场所,书、文创周边产品、咖啡、简餐、文化活动……还有书店自身的氛围感。作为城市的精神港湾、文化地标,书店所承载的、所给予大众的,不只是书,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希望书店能继续生存下来,为什么会有人心甘情愿在书店买比电商平台更贵的书。保卫实体书店,这是一场关乎精神世界的自救。

        3月20日19:00,美年大健康集团董事长俞熔和康复之家董事长柏煜将在《中国182tv午夜福利家》“春播行动”直播节目中进行对话,用各自丰富的182tv视频经验分析疫情中大健康产业暴露出的问题和应对措施,帮助大家辨明哪些才是未来真正的发展趋势。

        image.png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全莉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182tv午夜福利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182tv午夜福利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